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LED小功率大洗牌 东莞自主创新引导LED产业突围

2009-08-04 10:38
棒棒书香
关注

       伴随着国家对LED产业的投入,“十城万盏”工程的陆续进入试点,中国LED市场飞速扩大,全球LED企业都瞄准了中国这块大“蛋糕”。就在半个月前,飞利浦照明全球CEO马德江出现在东莞时,外界誉之为“高人”,因为他身高2.02米,从事的产业亦堪称高端。马德江来东莞冲着与本地“土著”勤上光电结成LED照明应用发展联盟。“土著”攀上“高人”的神话很快在LED产业界不胫而走。

  但“高人”撩开的只是东莞LED产业图谱的一角。除勤上光电之外,功率参差不齐、技术各有千秋的一批LED封装和应用企业正集聚成一条产业链。连续在这条产业链上的还有出自东莞的全国首个LED路灯标准,以及亟待植入的上游芯片、外延片企业。

       “高人”相亲

  东莞的LED企业仍主要分布在封装、应用等产业链中下游环节,上中游的衬底、外延片、芯片很少涉足。台资企业“潜伏”东莞多年,无论规模还是技术都占据上风。

  7月13日,勤上光电董事长李旭亮陪同“高人”马德江拜会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志庚。刘志庚和马德江约定:“飞利浦与勤上光电正式签约之时,LED灯下举杯畅饮,共庆合作成功。”

  “相亲”的结果到底是飞利浦参股,还是两者联合办厂,抑或双方共建研发、生产基地,外界至今不得而知。

  两天后,李旭亮出现在郑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地上——陪同河南省副省长为河南恒基勤上半导体照明产业基地奠基。项目总投资10亿元,剑指中原最大的LED产业基地。

  一根小小的发光灯管缘何让勤上如此炙手可热?LED,英文名Light Emitting Diode,又译“发光二极管”,是一种固态的半导体器件,不依靠灯丝发热而能直接将电转化为光,能耗只有白炽灯的10%,荧光灯的50%。

  上世纪60年代诞生以来,每隔十年,LED成本下降十倍而发光效率提高十倍。最具眼球效应的“LED秀”当属去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梦幻长卷”被展示在大连路明生产的全球最大单体全彩LED显示屏上。

  “世界工厂”也没有放过LED产业的风吹草动。市科技局今年6月的抽样调查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东莞从事半导体照明技术及产品研究、开发、生产及应用的企业有45家,销售收入总额16.5亿元,总资产在1000万元以上的企业有25家。

  45家企业中,大功率路灯照明产品企业21家,室内照明产品企业11家,其他周边产品企业13家。

  不容回避的是:东莞的LED企业仍主要分布在封装、应用等产业链中下游环节,上游的衬底、外延片、芯片很少涉足;产业链上的企业中,九成以上是港台企业和民营企业;以李洲电子、洲磊电子、佰鸿工业为代表的台资企业“潜伏”东莞多年,无论规模还是技术都占据上风,但一直默默耕耘,不为外界所知。

  小功率大洗牌

  奥运之后业内预测LED市场将被引爆的余音未了,金融危机劈头打来,小功率LED成为重灾区。

  4.5万颗LED编排而成的“梦幻五环”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升空时,一同沸腾的还有资本和企业家多年来对LED的热情。小功率LED的封装和应用因为“短、平、快”,进入壁垒低,一直深受青睐。

  何谓小功率LED,业界也没有公认的说法。福地电子材料有限公司工程师彭少鹏划分的标准是:小功率LED芯片电流值一般在20毫安,而大功率可以达到350毫安。也有将发光功率在0.06瓦左右的LED定义为小功率,0.5瓦及以上的是大功率LED。

  划分标准不一本身也印证了小功率LED的种类繁多。彭说,小功率LED不用于照明,亮度和散热要求不高,使用的芯片参差不齐,成本和售价差异巨大,“‘乱’是业内对小功率市场的共识” 。

  对徘徊在LED门外的商业资本来说,“乱”恰恰孕育着机会。与小功率LED种类繁多相对应的是其应用范围之广,建筑装饰、广告显示屏、指示灯、信号灯、显示器背光源等,都有小功率LED的用武之地。

  小功率LED的投资门槛有多低,品元光电负责人黎锦洪说,“一个普通工人上一家LED企业干几年,掌握点技术,再有50万—100万资金,一个小型的小功率LED封装厂就可以搭起来。这样的小工厂只要几个工人,市场好的时候一样能够嫌钱。”

  市场不可能永远好。低门槛导致企业蜂拥而上,纷纷标榜“光电”转型LED。投资过度引发供需失衡后,企业之间开始竞相杀价,以次充好,利润空间一再被打压。奥运之后业内预测LED市场将被引爆的余音未了,金融危机劈头打来,小功率LED成为重灾区。

  金融危机对小功率LED企业影响有多大,张栎冰的印象最深。张所经营的企石兆明光电以小功率LED为主打,金融危机后芯片企业为回款,降价甩货使芯片价格跳水。另一方面,金融危机使终端应用市场的LED需求萎缩,引发小功率LED企业之间竞相降价,抢夺救命稻草。

  受此影响,小功率LED价格走出了两个极端:低端的从每颗1毛降到6-7分,最高降幅达50%,白光小功率LED的价格已经逼近有色光;但高端小功率LED价格相对稳定,每颗保持在3毛钱。

  没有人统计在这场洗牌中有多少小功率LED企业被扫地出门。尽管今年上半年看到回暖的迹象,但张栎冰说,“过了6月又掉头向下了,大家压力都很大”。(编辑:科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