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迷途:后吴长江时代的猜想

2012-07-11 09:17
黯影冰风
关注

  位于重庆市南滨路的金色双子塔——喜来登大酒店,是重庆市标志性建筑之一,5月底,开始有记者陆续前来造访这座大厦的26楼,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探究身处该楼、刚刚发生了人事大地震的雷士照明集团领导层。

  5月25日,雷士总裁兼董事长吴长江突然对外宣布辞去所有职务,第二次离开了自己一手养大的公司。在外界看来,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不仅因为之前施耐德希望从软银赛富手里购买更多的雷士股份,以取代后者大股东之位,还因为这场“大地震”离吴长江带领雷士照明“举家回渝”,仅仅只有几个月时间。

  雷士的两个战场

  可惜,尽管前前后后来了不少媒体,但没有谁能真正了解到雷士究竟发生了什么。在公司23楼的研发部,一名员工告诉记者:他们也是从网上知道的这个消息,暂时还没接到内部的正式通知。据观察,无论是员工办公区还是总裁办公室周边,雷士内部气氛较为正常,似乎并没有受到各种传闻的影响。品牌中心负责人陈艺飞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发言人石勇军远在万州,所有采访事宜需等其回来之后再做安排。万州有雷士照明在重庆的大型生产基地,当记者向另外一名员工询问此次石勇军前往的目的,以及是否有施耐德方面的人同行时,对方非常谨慎,称一切都按正式对外消息为准。

  在千里之外的深圳,雷士照明于吴长江闪辞数日后,召开了与运营商的紧急沟通会议。在现场,一场硬碰硬的较量在新领导层与旧伙伴之间展开。作为施耐德中国区总裁、危机管理小组组长的朱海站在了前台,面对众多运营商,他的脸上时阴时晴莫测难辨。会议一开始,他向大家宣布了公司未来的一些规划,其中包括将规范、控制对运营商的授信;二是希望运营商不要再做(工程)项目,应该专注批发零售这些业务。

  这一通发言立刻激起了运营商的反弹,因为工程项目是雷士增长很快的一块业务,同时也是施耐德的主要业务,朱海及其背后集团的意图表现得过于明显。运营商们选举了几名代表和朱海对话,大致内容包括以下几点:1,我们听不懂你(朱海)在说什么,我们只关注自己的利益是否能得到保障;2,未来我们希望能列席董事会,以保证现有人员、政策、技术不做调整。

  朱海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会这么强硬,情商颇高的他立刻从面无表情转换成了满脸笑意,并表示会认真考虑所提的各种要求。据一名在场的运营商回忆,最后或许是习惯,朱海几乎是“跪在椅子上”讲话,想表现一种真诚、示好的态度。

  但是,“施耐德许以承诺是为了稳住局面”,据一位知情人透露,在这次会议的当天,雷士一边宣布不会调整所有高管,一边任命来自施耐德亚太区灯控事业部的总监李瑞担任战略业务系统、海外销售系统首席运营官——这一事务原本是由另外一位副总裁、吴长江时代的创业元老杨文彪负责。所有的变动似乎都在隐隐指向一个真相:雷士似乎要“变天”了。

  暗流澎湃

  在雷士剧变之后,身处风暴眼的吴长江却突然如人间蒸发一般,彻底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只是偶尔在新浪认证的微博上发一些只言片语。从最新的几条微博里,可以看得出吴是在刻意向公众传达一种自己一切安好的讯息,但是这种姿态引起了公众包括媒体更大的好奇,各种所谓的内幕消息也不胫而走。

  6月14日,国内一家大型财经网站曝出消息,称吴长江疑因在重庆卷入一宗案件,已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这条新闻不仅使用了“经多方证实”等字眼,而且还进一步透露:目前吴长江夫妇的孩子由其在重庆的姑婆抚养,吴长江岳母也于一个月前失去与自己女儿的联系,不知道她现在的下落。这条消息旋即被广泛转发,引得公众一片哗然。但仅仅两个小时后,这条消息便被吴长江微博辟谣:称其12日下午参加了公司董事会,并向董事会推荐了其弟吴长勇出任公司董事一职,此外,13日中午,还与赛富大佬阎焱一起共进了午餐,晚上又和一帮朋友出去喝茶聊天,而14日下午,他还约了几位朋友谈事,并称“有那么一些好事之人喜欢搞点小道消息来欺骗愚弄我的朋友们。”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