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照明内讧事件给民营企业家的四点警示

2012-07-19 09:16
龙凰
关注

  5月25日,总部在重庆、于香港上市的雷士照明发表公告,称公司创始人、第一大股东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去一切职务;接任者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的代表,软银赛富基金创始合伙人阎焱;第三大股东法国施耐德电气的代表张开鹏为首席执行官。

  吴长江辞职不到一个月,三大股东内讧的消息见诸报端,且愈演愈烈,一直发展到雷士照明经销商骚动、工人罢工,打出赶走施耐德的标语。7月13日,吴长江高调亮相,宣称将复出。近一个月来,雷士事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笔者在这里无意评论雷士事件中的各色人等孰是孰非,但是,该事件对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有非常重要的警示意义,有必要说出来,供大家讨论和指正。试分析如下:

  第一,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要懂政治。

  什么叫做懂政治?有一大堆官员朋友,不是懂政治;和官员权钱交易,不是懂政治;参加私密俱乐部,能接触到普通人接触不到的所谓秘密,不是懂政治;将高级官员的子女亲属安排在自己的公司里,用高薪养起来,不是懂政治。以上种种,不但不是懂政治,而且,某种程度上,是在玩火。

  一个懂政治的企业家,需要对经济政治的发展方向,有正确的、总体的把握,和政治精英成为知己,然后顺天下大势而为,既保证自己和自己企业的安全、生存和发展,又对国家、民族、社会有所贡献。这才叫懂政治。

  吴长江是不是懂政治,暂且不论。但在此次事件中,他确实一度处于尴尬境地。发生这种状况,政治是原因之一。这一点,吴长江似应深刻检讨。

  第二,民营企业家在关键时刻应该有担当。

  阎焱方面的信息显示,5月23日,吴长江到了香港,给阎焱打电话,告知出了事情,暂时不回去。而吴长江方面的信息则是,5月20日,出了事情之后,他第一时间告诉了阎焱。5月21日,阎焱和他通电话。

  双方的信息在日期上是对不上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出事之后,吴长江躲到了境外(香港)。之后6月20日的信息,记者问吴长江是否因案件仍在调查中而不愿返回内地?吴长江称马上将安排妻女到加拿大读书居住,而他将“陪她们一段时间,调整后再回来”。

  综上,吴长江的行为,基本上可以被理解为“跑路”了。

  站在吴长江的立场,考虑到当时的现实处境,也许他别无选择。但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应该是有担当的。退一步讲,吴应该清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道理。赖昌星躲到加拿大那么多年,最后不还是回来了吗?

  第三,民营企业家在关键时刻应该有定力。

  根据阎焱的说法,在吴长江到香港给他打电话后,阎焱咨询了律师,律师给出了两个意见:第一,雷士是上市公司,事关重大,必须向联交所知会并公告;第二,吴暂时回不了内地,失去履职能力,应该辞职。吴同意并在辞职书上签字画押。

  笔者认为,这是吴长江的一个重大失误。因为没有任何信息显示他不能回内地,即使不能回内地,也不意味着他失去履职能力。黄光裕在狱中,还可以行使自己的权利,何况吴长江从头到尾是自由身(至少公开信息是如此)。没有定力,关键时刻慌了手脚,对别人言听计从。这个教训,非常深刻。

  第四,民营企业家应该与时俱进。

  2011年7月,施耐德作为战略投资方入股雷士照明。公开信息显示,施耐德是吴长江亲自推荐的战略投资人。时间刚过去一年,双方反目成仇,不但雷士工人罢工时打出赶跑施耐德的横幅,最近的三大股东商谈,吴长江也态度强硬,称施耐德必须走人。

  尽管这中间或有许多不为外人所知的内情,但表面上看,在如何对待施耐德的问题上,外界看到的是一个情绪化的吴长江,和一大群情绪化的雷士员工。

  这绝不是现代企业的正规做法。有评论认为,雷士风波又一次向人们展示了国内企业根深蒂固的“人治”特征与现代公司治理之间的强烈反差与冲突。笔者的看法多了一层。笔者认为,吴长江应该非常清楚现代公司治理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或者不愿意、或者不屑于这么做,他采用的是传统的、“江湖”的手段,有效率,却弱化了程序正义。

  这大可不必。他应该与时俱进,循正常的、合规的途径维护自己和企业的权益。

  懂政治、有担当、有定力、与时俱进,这是笔者从雷士事件中总结出来的几点启示,希望对读者朋友有所裨益。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