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吴长江与雷士照明:那些年不得不说的事儿

2012-07-19 15:11
人在旅途20
关注

  反观软银赛富及高盛两位投资人,直到施耐德入股前,均未出让任何一股雷士照明的股票。这背后有两点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方:

  其一,按照香港联交所上市规则,VC/PE投资人在企业上市后6个月即可自由套现。而雷士照明上市满6个月后(2010年11月20日)股价一直在4港元/股以上的高位徘徊(此价位持续盘横超过半年时间),较2.1港元/股的IPO价格翻了一倍,如果此时套现退出,软银赛富可获得超过10倍的回报。面对如此诱人的回报诱惑,为什么软银赛富与高盛硬是一股都不卖呢?

  其二,软银赛富进入雷士照明的时间是2006年,截至2011年已超过5年,按照一般VC基金6-10年的存续期规则,到期就必须将基金清盘结算并将收益分配给出资人。因而,软银赛富对于套现应该有一定的急迫性,而且在二级市场大规模套现本身就不是短时能完成,为什么软银赛富与高盛就是如此淡定,一股都不卖呢?

  合理推测,不排除软银赛富、高盛与施耐德早已达成某种“默契”,并不担心无人接盘。

  这不,2011年7月,施耐德以溢价11.9%的4.42港元/股高价受让2.88亿股股权(占比9.22%)。遗憾的是,当施耐德入股雷士照明时,吴长江非但没有应有的警惕,竟然还跟随出让了3.09%的股权,可谓引狼入室而浑然不知。

  果不其然,2012年5月25日,吴长江毫无征兆地“因个人原因”而辞去了雷士照明一切职务。据雷士内部人士透露,接任董事长的阎焱和接任CEO的张开鹏,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校友。

  吴长江亡羊补牢但“无济于事”

  如今的吴长江不得不吞下因失去控制权而出局的苦果。

  事实上,吴长江在施耐德入股不久后就已经意识到他对企业控制权的岌岌可危。2011年9月,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提名其下属李新宇出任雷士照明副总裁,分管商业照明工程及项目审批,这是公司的核心业务部门之一。吴长江终于开始意识到,施耐德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投资”而已。

  于是,吴长江开始在二级市场持续增持股份,以图重新夺回控股权。根据香港交易所披露的信息,吴长江通过两种杠杆的方式,用少量的资金增持雷士照明股票。

  第一种:吴长江与汇丰银行于2011年8月31日签订一份“看涨股权衍生品交易合约”。这是一份类似“对赌”的合约:吴长江未来6-12个月最多可购买5000万股股票,行使价格为3.7港元/股,如果未来股价高于3.7港元/股(合约签订时的股价为3.52港元/股),则差价部分由汇丰支付;如果未来股价低于3.7港元/股,吴长江也必须按3.7港元/股购买,差价由汇丰获得(当然吴届时可以放弃行权)。吴长江为签订此合约向汇丰支付了3000余万港元。

  吴长江认为自己企业股价被低估,因而认定未来股价会高于3.7港元/股,进而可以从汇丰银行赢得价差收益。此外,这种看涨股票衍生品协议还有一个客观效果,就是对赌的5000万股股票“标的”,可暂时计入认购方账户,这就让吴长江还未行权购买,账户里就能暂时增加5000万股股票。也就是说,吴长江先花3000余万港元就能预先获得5000万股股票,按当时市值计算,杠杆系数达到5倍。

  第二种:通过展(即向券商贷款买股票)的方式直接在二级市场买入股票。按照香港股市展的通常模式,一般只需交30%的保证金即可进行股票买卖操作,剩余70%的资金由券商垫付。比如,价格为10港元的股票,只需按3港元单价交纳保证金,杠杆倍数超过3倍。如果股价下跌超过30%(即缴纳的保证金完全亏掉),则券商会将客户展账户中持有的股票强行斩仓,以收回贷款。通过展的模式,吴长江自2011年9月起累计增持了近5000万股雷士照明股票。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