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吴长江与雷士照明:那些年不得不说的事儿

2012-07-19 15:11
人在旅途20
关注

  之所以采取杠杆化增持,吴长江曾解释:“我很想趁低增持,但增持要花很多钱,如果增持5000 万股,当时就要花近2亿元。”通过这种杠杆式增持,到2012年5月15日,吴长江的持股比例超过19%,高于软银赛富的18.48%,重新夺回第一大股东位置。

  但这种增持无济于事,他依然是弱势的第一大股东。这从董事会结构上反映得非常清晰:仅有吴长江、穆宇(雷士照明副总裁)两位代表创业股东,软银赛富的阎焱、林和平在董事会也占据两席,高盛的许明茵占据一席,施耐德的朱海占据一席。软银赛富、高盛、施耐德可视作一致行动人,创业者与投资人在董事会的力量对比是2:4,这意味着企业的控制权落在了投资人手上。

  于是,创始人吴长江的最终出局也就没什么意外了。更为关键的是,吴长江空出来的CEO职位,目前由张开鹏顶替。施耐德进一步控制雷士照明的企图日益明显。

  随着吴长江“辞职”公告的发布,雷士的股价当日暴跌30%,最低下探至1.46港元/股,全天成交量高达总股份数的15%。由于股价暴跌导致吴长江缴纳给券商的展保证金亏损殆尽,情急之下券商将吴长江展账户持有的4826万股股票,分别以1.707港元/股及1.789港元/股的价格强行斩仓,该天吴长江被强制抛出的股票占了全天成交量的近20%。

  刚刚启幕的“暗战”

  事发之后,吴长江基本拒绝媒体采访,本刊获悉,不甘心出局的吴长江正在谋兵布阵中。……

  吴长江还能第二次“回马枪”么?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有悬念的问题。

  以资本游戏规则的逻辑,吴长江有没有可能是主动辞去一切职务,进而再次上演一出“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大戏?

  前文提及,吴长江一直在二级市场做持续的增持,但如果不进行巨量的增持乃至达到绝对控股地位,有限的增持无法扭转大局。但如果大规模增持,一旦触及30%的持股比例,则会触发全面要约收购(意味着吴长江必须具备足够的资金实力将100%的股权买下来)。如果不借助新的投资方,这对吴长江来说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那么吴长江在二级市场持续增持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一种可能的解释便是,借助一定量的增持,重新获得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只要高于软银赛富的18.48%即可),并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改组董事会,增加自己的利益代言人进入董事会,进而改变自己在董事会的弱势格局。

  在当时双方处于“暗战”的情景下,吴长江欲强化控制权的行为,当然会引起施耐德及资本方的警觉,于是意图抢先通过董事会程序罢免吴长江。显然,面对董事会的罢免,吴长江的对抗没有作用。也许吴长江干脆以退为进,顺势辞去职务。

  吴长江离开后,施耐德正在试图填补吴所留下的权力真空。

  2012年6月1日,雷士照明在广东省惠州召开高管会议,董事长阎焱缺席,但是施耐德中国区总裁朱海及张开鹏则双双出席并主持会议。看上去,雷士照明已经尽在施耐德的掌控中了。

  据说当天会议中还宣布了一项人事任命,由施耐德亚太区灯控事业部总监李瑞,接替雷士照明副总裁杨文彪(此人一直是吴长江的核心助手之一),出任战略业务系统、海外销售系统首席运营官。

  紧随其后,雷士照明又召集部分雷士经销商开会,施耐德的朱海、张开鹏又是双双出席,以求安抚经销商实现平稳过度。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