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吴长江与雷士照明:那些年不得不说的事儿

2012-07-19 15:11
人在旅途20
关注

  尽管如此,吴长江手头也有多张牌可以打:

  首先,在雷士照明股价暴跌之后,无论施耐德还是软银赛富,都陷入被动局面。软银赛富手中还持有大量的雷士股票,其市值直接市值缩水,其后续再想卖给施耐德,即使溢价也不可能太高了,而施耐德肯定想低价收了赛富等投资人的股权,但价格太低软银赛富及高盛也不一定愿意出手。只要软银赛富与施耐德之间的股权交易陷入僵局,就可延缓施耐德进一步控制雷士照明的时间。

  其次,股价大幅下降,吴长江恰好可以更低的成本在二级市场增持股票,重新夺回大股东地位,然后再寻找机会改组董事会。此前吴长江以4.42港元/股的价格转让了9600余万股股票给施耐德,套现4.27亿港元,而今股价仅在1.5港元的位置,这笔资金可以增持2.51亿股,如果以展的方式增持,则可以增持更多。其实,辞职之后的吴长江依然在增持雷士照明,6月11日至18日,吴长江分6次合计增持了1767.5万股股票。

  其三,虽然当前吴长江从董事会出局了,但其利益代言人穆宇依然在董事会,吴长江仍可对企业发挥影响。而且,吴长江作为企业的灵魂人物,其原班高管包括员工,都是心向吴长江的。

  其四,渠道经销商与吴长江之间长时间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并非他人可轻易取代。且当年吴长江分家之时,正是依靠经销商的鼎立支持,吴长江才杀了个“回马枪”重掌企业。而且雷士旗下的3000家连锁销售终端,与雷士上市公司并没有股权关系,仅是销售代理关系。吴长江出局以后,渠道商完全可以不听命于上市公司,施耐德并没有足够的把握控制好这个销售渠道。

  最后,吴长江无缘故出局,引来的必定是媒体的声援,特别是施耐德作为跨国企业以“入侵者”的姿态出现。在舆论的压力之下,资本方或许要做出不同程度的妥协。

  蹊跷的是,6月14日,某媒体发布了一则仅有数百字的简短消息,称吴长江及其夫人因卷入重庆某案而被带走调查,并且隐隐暗示,吴长江辞职是因为涉案被调查。吴长江即时发布微博否认自己被调查,随后又有消息声称此微博并非由他本人发布,而是由他代为发布。

  事件至此更加陷入乌龙局面,究竟是某些人有意放出舆论烟雾弹,意图把吴长江出局的原因,向重庆某案件方向引导呢,还是吴长江涉案真有其事?至今为止,并无进一步消息,但可以确认的是,吴长江并未被带走调查,而是身处香港。

  谁也无法预测结局会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场更大的“暗战”刚刚启幕。无论结局如何,这盘棋局的博弈都充满了想象空间。

  风险资本的“红与黑”

  谁也不曾想到,吴长江会如此毫无征兆地从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出局。曾经,他借助资本的力量,完美地解决了创业股东之间的纠纷,而今,他却几乎栽在了资本的手上。

  回顾吴长江这一路来跟资本打交道的历程,在这场资本“局中局”中,我们看到的是创业者的无奈,以及与资本博弈的稚嫩。

  如果说当年雷士三创业股东迫不得已的分家,导致风险资本低价介入是无可避免的话,后续的事件发展,则令豪放而缺乏心计的吴长江一再陷入被动局面。最早向吴长江提供融资的毛区健丽,运用精准的心理战术,以超低估值获得大比例股权,第一次就稀释了吴长江高达30%的股权;后续待软银赛富及高盛的大额资金陆续进来以后,吴长江的股权再次遭致巨幅稀释,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荡然无存;在自己已经不再拥有企业绝对控制权时,对于软银赛富引荐的产业大鳄背后的企图,吴长江仍然没有产生适当的戒备。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