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争夺战:杀敌一千自伤八百

  昨日,有报道称雷士照明前董事长吴长江,即将回到雷士照明,并仍担任公司董事长。长达三个多月的雷士内讧有望落下帷幕。哲学家莱布尼茨说过“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世界上没有性格完全相同的人。”但现实是,很多事件会以相似的面目重复上演。

  5月下旬爆出的雷士照明董事会之争仿佛就是2010年8月国美电器董事会之争的“翻版”。

  表面上看,两次董事会之争都是公司创始大股东与外来股东的对决——公司创始人因“错”出局;力量稍有恢复之后,即开始寻求对于公司控股权的“回归”;双方争斗的过程,除了爆出大量不为外界所知的内幕外,还纷纷牵涉到了企业存续发展的政商环境及各自取舍;最后,从结果上看,无论何方取胜,上市公司业绩受影响较大,甚至很长时间无法翻身。

  但仔细考量两者很“狗血”的剧情,双方斗法的手腕不具可比性——雷士照明创始股东吴长江(微博)捆绑雷士供应商和经销商,国美电器创始大股东黄光裕凭的却是资金实力及国美未上市门店的“杀伤力”;吴长江回归渺茫,而黄光裕却一直重权在握。

  重庆“袍哥”吴长江显然不具备潮汕“望族”黄光裕的实力。

  无论财富、人脉、手中筹码、公司上市之初对于创始股东的权益保护等等,吴长江都无法与两任国内“首富”黄光裕相比。

  两人唯一相近的是,都是因为“好赌”而遭致后来的公司争端。

  其中,黄光裕因在公海赌博欠下十几亿港元的巨债后,试图通过地下钱庄转移资产还债而东窗事发。吴长江则同样因在澳门豪赌欠下巨额债务,按照雷士照明小股东方代表、和君创业首席合伙人李肃(微博)的统计分析,“吴长江向经销商借了三亿多资金,把股票抵押出去借了六个亿,赌债两个多亿,加起来11亿(个人欠债)。”

  如前所述,无论资本实力、人脉资源,还是上市公司制度设计等层面,吴长江均无法与并购经验丰富和实力雄厚的黄光裕相比,同样,在为何出局、如何准备重新夺回公司运营权的过程中,吴长江和黄光裕也存在本质区别。

  “吴长江现在打的就是两张牌。一张是所谓民族主义,称施耐德把创始人挤走,要把民族品牌吞下去;第二张是悲情牌,即创业辛苦多年,结果被投资人赶走。”

  不过,雷士照明董事长、赛富投资资金顾问有限公司(下称“赛富顾问”)创始合伙管理人阎焱(微博)却告诉记者:“说施耐德要霸占雷士,但是施耐德股份只占9%,9个董事中施耐德只占1个,而且当时引进施耐德也是吴总自己引荐。他说引进施耐德是为了制衡我们。这些事情让我们无法解释。”

  按照阎焱的说法,赛富顾问等为首的雷士照明现任董事会之所以会同吴长江有争论,主要是因为吴长江不愿如实袒露其本人的“不当”行为,从而导致双方在吴长江是否可以重回董事会的问题上发生龃龉。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