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风云录:吴长江为何难复制国美式“夺权”

2012-08-01 09:29
天堂的苦涩
关注

  国美控制权之争中,黄氏家族之所以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是因为上千家未上市门店牢牢掌握在黄家人手中;吴长江虽然对雷士的渠道体系有影响力,但并不拥有运营中心的所有权。

  “谁要赶我走也不可能!”

  香港豪华酒店走廊尽头一间客房中,雷士照明前董事长吴长江将身体深深埋在沙发里。在创建雷士至今的十几年里,这是他少有的低迷时刻。

  言称要“亲自出席”雷士股东大会的吴长江食言了,6月19日,投资客们等来的只是雷士照明一则公告,称董事会正在对所谓的传闻进行调查。

  传闻是吴长江因重庆一地块陷入麻烦、他豪赌上亿、遭遇资本清洗、滞留境外……引爆点发生在5月25日,雷士照明公告称吴因个人原因辞任公司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以及雷士照明全部附属公司所任一切职务。这意味着,他已经失去了对自己一手创立公司的控制权。

  一个月前他的妻子吴恋选了这个房间,供吴长江躲避公众的视线。6月22日,在这个房间里,吴长江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独家专访,这也是他辞职后首次与媒体见面。他强调自己是雷士这艘船上的一分子。“大家已经上了船,”他所提到的“大家”包括赛富亚洲、施耐德和高盛,“何况我还是一个创始人,如果我不想下这个船,谁也赶不走我。”

  创业者即使做对了每一件事,仍有可能败走麦城,吴在几个关键时刻多有失误,有人多次提醒他要规避股权分散带来的风险,但他不以为然,他把与合作伙伴和资本之间的矛盾与冲突看成创业阶段必然经历的磨难,那些避免被清洗的股权设计方案,“过去我从来没想过”。

  过去十五年来中国出现了大批明星创业家,而最近五年他们中的一部分却进入“事故高发期”,有人败于和资本对赌,有人受困于政商关系,有人陷入合伙人纠纷,有人败于性格缺陷。创业者如何在第一阶段的成功后,跳出“中途夭折”的劫数,生长出持久旺盛的生命力?

  吴长江的故事提供了一面镜子。当然,他依然认为这并非终局。采访结束前,吴长江在沙发里把自己埋得更深,他神色疲惫,眼袋略微浮肿,仔细斟酌问题,碰到敏感词,他要么用不解的目光盯着你,要么闭目思考,眼睛睁开时话题已经转移到他感兴趣的内容上。当我问他“你重回雷士的可能性会有多大啊?”他声音提高了一 些:“你实在要问的话我就告诉你,我是大股东之一、我是创始人之一,我哪天状态OK了还要回来。”这个预言就像《终结者》系列中的施瓦辛格的经典台词:“I will be back!”

  怀有英雄梦想的人总会不自觉地进入电影中的桥段,这一次,他还能卷土重来吗?

  筹码

  在围绕雷士的博弈中,吴长江最大的筹码,是和他个人紧密捆绑在一起的雷士供销渠道。

  吴长江将渠道商称之为“兄弟”。一位曾在飞利浦任职的高管告诉本刊,雷士在经销商面前姿态很低,心态谦逊,不像外国品牌那样高高在上。吴长江对“兄弟”们的承诺曾遭董事会否定,但他往往坚持,“给别人多少奖金、给人多少股票,董事会不同意,我给”。

  “兄弟”们的回报,是在关键时刻,帮助吴长江平息“哗变”。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