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照明吴长江的“集权论”与“控制论”

2013-11-04 10:47
退思
关注

  “我在雷士这么多年就没休息过,我觉得有些事和人真的是没有责任感。你公司不好好经营,倒闭了,还有100多号员工呢,这是对社会不负责任。现在经营企业,很艰难很艰辛的,真是要拼命付出的。”

  2012年12月27日,雷士照明宣布引入小家电制造商、LED生产研发企业广东德豪润达作为公司新股东。这次股权结构调整,也同时标志着一条“芯片-灯具-渠道”的LED产业链整合完成,雷士照明的主业将从现有的传统光源向LED照明产业转型。

  “你看这屋子里的灯,未来全部要替换成LED的”,吴长江毫不掩饰对中国LED市场未来的期待: “中国现在是世界照明行业的工厂+根据地,LED只是光源技术发生了变化,灯具这块大同小异,没什么不同。LED在中国未来的整合度一定非常大,像今天节能灯一样,几家企业占了全世界80、90%的份额。”

  但现实显然并不如吴长江说的轻松:今天中国的LED市场已是一个恶性竞争泛滥,国家标准缺失的“红海战场”;而雷士照明的战略转型也将涉及原有工厂改造和全国范围经销商渠道的再调整,触动利益众多。

  按吴长江的话讲:“这里涉及的最大问题就是能不能让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有所舍弃。就是革自己的命,这决策是非常难做的,需要极大魄力。”

  而与此同时,引入德豪润达后,吴长江不仅让出了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公司的董事长也变成了德豪润达的董事长王冬雷。内外环境的急剧变迁,无疑让中国“照明大王”的领导力将再次面临考验。

  我问吴长江,你担心再次失去企业的控制权么?

  他回答的挺自信:“我和王冬雷之间,彼此都很清楚,他做小家电在行,做照明我最在行。在照明上,我的发言权比他大,他是坚决支持我的。”

  但毕竟经历过一次残酷的控制权争夺,吴长江也曾是一位面临驱逐的企业创始人。风波之后,对类似问题在心里不设定预防措施,似乎反而有违逻辑。

  对此吴长江沉了口气,继续说:“我们(和德豪润达)现在就像中国和美国的关系,有利益,也有博弈。客观讲,大家都不要争。尽管美国核武器力量比中国强,但中国也足可以把美国全部毁掉……你懂我的意思吧。”

  在雷士风波之后的数月时间里,吴长江的头衔一度是“雷士照明临时管理委员会负责人”。对于这位性格强势又倔犟的男人来说,心里会是怎样滋味,没人说的清楚。我问吴长江,时隔一年之后,回忆当时事件的处理方式,是否也有所反思?

  吴长江却给出了另外一番回答:“在美国,上市公司很尊重创始人的权力,同股不同权。创始人可能股份少,但有绝对的控制力。美国的做法是真的尊重企业家,尊重企业。但是香港,我觉得这个层面是不健全的。(编者注:雷士照明是香港上市公司)”

  “客观的说,这么多年,我不整合资源,发展不会这么快。当时引进投资人,就是对赌。投资人的工作就是把钱看好,在投资、固定资产层面有否决权,日常经营不能管。比如,我花1000万做广告,他们没权管。但我搞投资,只花100万,他们也会否定我。有些时候我会觉得他们很无赖,但这是游戏规则,我只能遵守。”

  不难看出,在他的心里,一些事情至今仍是不可理喻的,一些原则也是依旧不甘心变通的。我问,即使是在最难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过调整自己的思维么?

  “后来其实我已经低头了,如果我不低头,雷士就没了。我付出了这么多心血,最后成了个临时委员会负责人,这就是忍辱负重。”

  对话至此,又回到那个中国民营企业不容易绕开的话题。如今,倾向人情关系或领导权力重于规则制度的中国式企业管理模式,带来的已不仅是舆论的诟病,还伴随在资本市场和行业领域的诸多现实麻烦,远有宗庆后的达娃之争,近有阿里巴巴绕道香港的IPO。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