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照明吴长江的“集权论”与“控制论”

2013-11-04 10:47
退思
关注

  我问吴长江,你怎么看待今天中国民营企业遇到的问题?你认可西方的制度化管理模式么?

  吴长江回答:“任何一个制度,都有利也有弊,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同样也有利有弊。但你不能光依仗西方的那一套指责我们的这一套。正是有了集权,才有快速的决策和反应,调动资源的能力才能快。特别是在创业初期,资源有限,平台有限,人力财力什么都不够,靠什么和别人竞争?控制,通过你对市场的敏感,快速反应和快速决策,才能超过其他对手。”

  这个答案不意外,类似的意思,我在不少白手起家的中国企业家嘴里也同样听到过。但如果企业做大了,这种模式还能延续么?

  “如果企业做大了,股权结构分的很散,像GE和飞利浦那样,董事会结构是一个非常合理的法人制结构,那个时候可以推行制度化”,吴长江继续说:“我们现在不是没有制度,但今天绝大多数中国企业的董事会治理结构是有严重问题的,董事会只为大股东服务,谁控制董事会,游戏规则就为谁服务。”

  “中国这几十年发展到今天,很多企业都是家族企业,这些企业家对企业的态度是感情超越理智的。也许未来随着制度健全,这些态度会有变化,但是现在,那些都是扯淡,别信!”

  从某种角度说,这也是个事实。不能否认,已经被西方充分论证和实践的企业治理规则,一旦在中国落地,每每都会立刻遭遇矛盾密布的现实,进而引发更为激烈的抵制和冲突。此问题背后的是非论辩,同样复杂又泾渭分明:是要规则还是要效率,是理想模式还是教条主义,是文化差异还是意识形态之争…至少吴长江所坚持的态度,在今天的中国企业家群体中不算孤立。

  2012年底,吴长江曾在一条微博里写道:“雷士照明和我本人受到了大家的关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成了媒体竟相剖析报道的焦点…也许是雷士的故事很有普世性,甚至带着许些传奇…”

  我问,雷士的故事为其他中国企业带来的启示是什么?

  “只要把企业做好,会有大把的人来投资。但和投资人之间要规定好,股权架构设定好。要让投资人只管收益,没有表决权。”

  说到这,坐在沙发上的吴长江挺直了身子,语调也坚决起来:“这就是我未来对待资本的态度,如果我的财务透明,企业经营得好,就一定要剥夺他们的权力,干就干,来就来,不来拉倒!”

  这时的吴长江,整个人的姿势变得更具张力,好像坐在他对面的是另有其人。
 

<上一页  1  2  3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