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吴王谁入了谁的“局”?吴长江三次被逼宫错在过于“理想主义”

2014-08-23 08:35
人在旅途20
关注

  在中国的商业史上,吴长江势必要留下自己的印迹,不是因为成功,而是因为教训。

  作为雷士照明的创始人,吴长江有很多种扬名立万的方式,事实上,雷士照明作为国内照明行业的翘楚,作为创始人的他在业界早已无人不知。在各种论坛峰会上,他也没少以成功者的身份传道授业。不过,真正让其声名远扬至大众层面的,却要归于他的两次被“逼宫”:第一次是被两位创始合伙人逼宫,第二次是被投资方赛富亚洲阎焱逼宫。尽管这两次逼宫中,都夹杂着扯不清的股权纠葛与道德指责,但最终吴长江还是踉踉跄跄有惊无险的闯过来了。至少截至两周前的8月8日,他还是雷士照明的CEO。在那一天之前,他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失去他一手创办的企业,更没有想到这个如此吉利的日子,有可能成为雷士里程中的“墓碑”。

  黑色的8月8日

  马云没有选择在8月8日让阿里上市,而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却选择在这一天让吴长江下岗。这一天没有变成马云的好日子,但却成为吴长江前所未有的坏日子——遭到第三次逼宫的吴长江,几乎成为所有财经媒体的头条。

  8月20日下午,在北京东四环北路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套房中,吴长江回顾了8月8日下午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尽管他说自己不想像祥林嫂那样,逢人便要诉说一遍自己的委屈,但实际情况则是,他一旦开口,旁人便很难再插话进去。在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在面前的他,没喝一口水。

  在吴长江的描述中,情形是这样的:8月8日下午1:30分,他临时被通知要参加董事会,“我打电话给我推荐的一位独董询问,他说他也不清楚”。

  这是一次电话会议,在吴长江等董事都上线十几分钟后,董事长王冬雷才上线。“王冬雷上线后,马上宣布解除我和几位副总的职务”尽管措手不及,但吴长江并不打算束手就擒,何况他已不是第一次面对“抢班夺权”者了,“我当即表示反对,但他说董事会已经过半数同意了”。

  如果仅仅如此,这还纯粹是资本的角力,与前两次并无太大的不同。但随即发生的事情,就回归为角力的本意了。未几,王冬雷便带领数十人闯进了吴长江位于重庆的办公室,欲从吴长江手中夺走雷士照明的公章、执照等物品。“开董事会时,王冬雷晚上线十几分钟,其实就是在确认我是否在办公室”,吴长江事后如此解读王冬雷迟到的原因。

  接下来的事情,正如网上曝光的视频那样,猝不及防的吴长江一方明显落了下风,最终,吴长江付出了自己助理和司机受重伤住院的代价。这场“全武行”在几十名特警赶到后休战,王冬雷和打人者被带到派出所录口供,“派出所录完口供就把王冬雷放了,王冬雷找来的6名社会人员第二天也给放了”。

  按照通常对“地头蛇”的理解,总部在重庆的重庆人吴长江,被人堵在屋里给打了,打人者要想脱身绝非易事。“我的员工受重伤还躺在医院里,打人者这么快就放了?”此后,公章被抢走的吴长江想找派出所出具证明遭拒,而没有从吴长江处抢走财务章的王冬雷则从派出所那里获得了财务章“遗失”的证明。由此种种,更加剧了吴长江对王冬雷“预谋很久”的猜测,“这些事情说明他其实很早就铺垫了,这明显就是买通了下面的人”。

  8月8日晚间,雷士照明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宣布了当日下午董事会的决议,罢免吴长江CEO职务,以及吴长勇(吴长江胞弟)、穆宇、王明华副总裁职务,任命王冬雷担任临时CEO。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