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雷士照明】LED行业一代枭雄为何十年三次遭驱逐?

2014-08-29 00:01
kumsing
关注

  这是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十年内第三次遭遇大股东驱逐,也是他最人单势孤的一次。

  “十年发生三次风波,人们都会觉得我是一个很有问题的人。以后在金融市场融资、与人谈合作,或是在公众的评价中,还有几个人愿意相信我?”吴长江脸上满是疲态,“我的本意肯定是不想搞任何事端,但真的是被逼无奈。”

  过去的一周,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与董事长王冬雷的行为相似度高达90%。他们忙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各路记者情真意切地重复相同的说辞;他们忙着联络经销商,安抚各自的势力范围。

  他们大义凛凛地指责对方、悲情浓重地剖白自己。两人为对方列出的罪状几乎可以互换——关联交易、掏空上市公司、暴力破坏生产、背信弃义。至于自我陈情,王冬雷如东郭先生般痛心地表示自己是吴长江的大恩人,吴长江则说“我这个人就是太天真太容易轻信人”。

  唯一不同的是,王冬雷有备而来,在8月8日那场轰轰烈烈的抢夺公章事件后,王即通过国内一线财经公关公司铺天盖地地发布消息,并在第一时间内向雷士经销商胁之以威、诱之以利,要求经销商声援自己。而吴长江在出事的前两天还在出差,事后他更多地以“织微博”的自媒体形式发声。

  “其实大部分经销商签下那份声明并非本意,王冬雷把我们叫去开会还要保安搜我们的身,大家心里都很不舒服。这么多年我们对雷士有感情、对老吴有信任,大家签字是迫于无奈,手下都还养着几百号兄弟,总要吃饭。如果老吴要求我们也发一份力挺他的声明,大部分人也会签,只是老吴不愿意为难我们罢了。说到底,这两个人对雷士、对经销商的感情天壤之别。”一位接受笔者采访的雷士省级经销商说。

  纵是双方对垒,吴长江依然成了舆论眼中的第一男主角。这不仅因为他是雷士照明的创始人,更因他为雷士曲折跌宕的斗争史。最珍视雷士的吴长江一直深陷以感情维系的非股份控制权和控制欲之中。时至今日,吴长江从对雷士45%的绝对控股权滑落至2.54%的持股(按照王冬雷的说法,这2.54%的股权也已不复存在)。每次手中的股权减少,吴长江都自恃“杀手锏”在手。恰是他一次次任性、自负、窘迫中也要顾全面子的选择,才将雷士一寸寸拱手他人。

  “我才是雷士最有价值的资产。雷氏士为什么发展这么快?何以十几年做到中国第一?我肯定有过人之处,这不是吹的。”他告诉笔者。可其他人并不这样评估他不可替代的价值,联合创始人与他割袍断义,PE投资者与他反目成仇,曾经一拍即合的兄弟即将与他对簿公堂,一直力挺他的经销商也在利益抉择中摇摆。吴长江的每次发狠都意在扼住雷士,可雷士却如流沙逝于掌心。

  吴氏“杀手锏”

  吴青少年时代的经历与许多同年代企业家类似,家境贫寒、天资聪颖、金榜题名,大学毕业后他进入陕西汉中航空公司工作。1992年吴长江辞职南下,临行时原单位的老厂长对他说“小吴,你太理想化又太重义气,这样的性格是你最大的优点,也是最大的缺点。以后你若成功是性格使然,若栽跟头也是因为你的性格”。今日回观,一语成谶。

  1998年,已挖到了第一桶金的吴长江,开始在惠州涉足照明产业,他喊来高中同学杜刚、胡永宏帮忙。

  广东的仲夏闷热,三个气血方刚的年轻人,在吴长江家楼下喝着啤酒吃炒河粉,聊到酣畅处,三人决定将合作形式从帮忙转成共同创业。吴长江举杯说“我出45万,占45%股权,你们俩出55万,各占股27.5%”。

  当时创业的想法源于吴长江,他的经济实力也远优于杜、胡二人。如果他要多出6万元占股51%,或是直接以70万买下70%的股权亦无可厚非。但在吴长江的价值体系中,控股权并不重要,兄弟情面、江湖义气才能成就他的存在感。

  吴长江与雷士此后十余年都绕不出的魔咒,始于这个路边摊上的约定。

  此后是一段写满了激情、梦想与友谊的岁月,斯时国内的照明业还在低质量竞争的漩涡里打转,2000年雷士第一家品牌专卖店开业,三个年轻人将品牌专卖制度导入国内照明业。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