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电商价格战是一条“不归路” 马云落实阿里巴巴农村战略

2015-01-30 10:22
华静一
关注

  其实,互联网和电商的崛起,本来给中国传统经济转型和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渠道和机会,但由于传统经济没有做到知行合一,让搭台者成了主角,而且成为与传统经济争夺存量的主角。传统经济的优势——庞大的地面渠道资源,反倒成为包袱,线上线下形成冲突,投鼠忌器,左右两难。当传统企业最需要主流产品换挡、升级时,电商却通过价格战打乱了很多企业的换挡节奏和升级步伐。

  所有这一切都指向一个基本事实,传统经济需要刮骨疗伤、浴火重生。如果不彻底变革、转型,只是被动地适应环境,即使是把现有的本事用到极致,也无济于事。

  新经济的狂欢

  我无法用更贴切的词汇描述新经济。它只是做了它该做的事,能做的事。

  在中国经济最经不起进一步的价格战时,新经济的主导者——电商们恰恰极致且釜底抽薪式地运用了这一手段。

  中国实现了整体小康,但这只是意味着整体消费能力得到提升,并不意味着购买水平得到实质性提升。性价比仍然是中国主流消费的一般选择。住房、医疗、教育、婚丧嫁娶占去了太多的资源,人们只能在日常消费上做文章。

  当传统经济推动产品、产业升级的时候,电商们非常聪明地顺应了这一市场需求,逆袭了价值一般价格却在上升的传统经济转型者。

  中国传统经济的主导者们,本质上是经营者。开店、设厂、制造、推销、兼并,总之,志在建立自己的体系或者王国。而中国新经济的主导者们,本质上则是市场营销者。它们携互联网和中国庞大的生产资源、商业资源,专心致志地满足市场需求。传统经济做了一个皇冠,新经济堂而皇之地成为皇冠之上的明珠。

  在经济领域,有两股力量几乎是无敌的。

  一股是金融力量。华尔街是典型代表。他们坐在豪华的办公室里,用所谓的金融手段、金融工具、金融产品,轻松地掠去全世界的财富,而且受到全世界的景仰。

  一股是商业力量。沃尔玛是典型代表。几个表情严肃的谈判者坐在乡间别墅里,甚至能够左右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的经济。一切都来自它巨大的采购力。工厂成为它的附属物、打工者。

  金融、商业本身并不邪恶,但当它们成为掠夺工具时,就充满邪恶。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结合,助力产品发展时,它是正能量;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结合,货畅其流,物尽其用,它是正能量。

  人们都在为权力的这种转移路径欢呼:由制造业到商业,由商业到顾客。其实,顾客永远是弱者,它只是商业绑架制造业的工具。商业创造的价值只能止于货畅其流,物尽其用,超越这个边界,先损害制造业,然后损害消费者。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受害者首先是这种理论的发明者美国。

  美国发达的商业能力,使得它能够将十分优质的产品很便宜地弄到美国。而美国强大的制造能力由于劳动力成本的原因或者减少环境污染的原因转移到世界各地。

  于是,美国占据了全球产业链的最高端,顺道还形成了9000多万无所事事的“贫穷人口”。而当金融危机到来时,美国发现必须重建制造业。零售业的繁荣是必须的,但如果没有强大的制造力、创新力做支撑,那一定最终表现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中国的电商们正在“为顾客服务”“繁荣市场”“为你而省”的招牌下,动摇本来就脆弱的中国制造业。从市场营销上、商业理论上无法证明电商有什么不对,但从经济结构和国际竞争上,可以证明其危害。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