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LED灯光跟人如何形成互动?

2015-12-29 11:25
flinay
关注

  笔者:您之前有跟照明设计师合作过吗?您希望跟照明设计师怎么合作会更好?

  冯国安:潮州那个项目有。小的改造项目一般跟施工队多沟通,因为他们经验也蛮多的,怎么处理灯光,他们有些自己的看法。

  跟灯光师合作我会给他一个我想要的效果,然后问他:这个能不能做到?他们给出他们心目中最好的答案,如果这个答案刚好也是我想要的,我们就可以撮合在一起,完成一个很好的设计。

  我们会对灯光有自己的理解,有一些自己的经验,但毕竟还不是到很专业的程度。我说出我想要的效果,但究竟怎么做出来,我们不一定很清楚。比如说,我要炒一盘很辣的菜,菜里面可能需要有辣椒、花椒、八角各种佐料,我可能不太清楚,但是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想要一个很辣的东西,那你帮我弄出来,我觉得这个是最好的合作方法。所以我们才有景观专业,有家具专业,有灯光专业,但所有这些东西应该还是以建筑作为核心去做,不是脱离了建筑而存在的东西。

  笔者:您有几个不同的身份:间外工作室主持建筑师、香港中文大学建筑学院助理教授、展览策展人,对您来说,不同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冯国安:做策展人很偶然。你知道一个建筑师年轻的时候是很难有很多业务的,当时在上海有一些机会,就做了一些展览策划,头两三年做了几个展览。其实也有做项目,只是项目没那么多。做了几年之后,汕头大学也邀请我去上课,后来香港中文大学也邀请我去给他们上一些设计课,策展这几年就很少做了。因为我还是对设计感举,喜欢做项目,所以现在基本上都是以做项目跟做老师的身份出现,偶尔客串一下帮朋友做(展览)。但这几个身份都是围绕建筑和设计,做策展是用我对设计的理解来做的,上课教书也是用设计。几个不同角色之间的转换,其实还是围绕设计去做一些事情,所以,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你要做一张桌子,我也可以做,我只是以建筑师的理解,去做一张好看的桌子而已。所以这个行业跟其他行业有一些跨界交叉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笔者:你为什么会对建筑就这么有兴趣?

  冯国安:考大学的时候希望做一些跟建筑有关系的行业,就选了建筑这个专业。在读建筑的时候,也不是太喜欢,因为进去之后发现跟之前理解的是不一样的。没进去之前可能觉得建筑师很浪漫啊,很酷啊,进去之后要学一些很郁闷的东西,不想学,或者觉得不怎么好玩。后来拿了一些旅游奖学金,去日本、马来西亚旅游、学习,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深入之后我越来越喜欢,一直也都很幸运,碰到一些好的朋友啊、一些好的业主可以一直做下去。

  笔者:去年“有方空间”采访您的时候,您说您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建筑观是什么?现在您觉得有答案了吗?

  冯国安:现在问这个问题太早了,因为我觉得建筑师是一个很晚才成熟的职业。你问一个哲学家,30多岁的时候,你的哲学观是什么?他可能很难回答,回答出来肯定也不是最好的东西。明年就是我创业十周年了,我也想在深圳搞一个小的回顾活动,但十年对于一个建筑师来说,很短很短,我设计、最终建成完工的项目也不过五六个,所以这时候谈建筑观有点早。但是我希望我设计的项目,在跟材料运用上有自己的思考,第二个,我希望人的使用有一些关注和突破点,颠覆你对空间的认识,你进来这个空间,跟以往看到的空间都不一样,这是我想达到的。

  基于这两点,我希望继续努力,可能要做过好多的项目以后才知道我能做什么东西,或者我专长什么东西,才会去谈这个建筑观。回到最基本的,一个建筑应该是一个关注人、环境、材料,这三个元素的设计物。如果一个建筑只谈社会学或心理学的东西,我觉得还是没回到最基本的东西。对我来说,人进入一个建筑,除了提供保护这个作用之外,它还能带给人一些精神上的启发,比如说,你去一个教堂,你会觉得自己特别安静,这需要建筑师通过一些材料、手法去处理,所以我关注的是这个东西。把建筑当成一个赚钱的工具,我觉得没意思啦。

  笔者:您在香港出生,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了建筑学,现在在内地从事建筑设计的活动,您认为香港的建筑教育跟内地是否有不一样的地方?

  冯国安:因为香港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因此受英国的影响很深,建筑方面可能会比较讲究技术,另外一个是怎么在很密集的城市盖房子,因为香港是高密度城市。但跟内地有什么区别,可能我也很难用一两句话去总结。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东西是,这个学校可以很完整地培养我系统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要说知识,每天都有在变,我十年前学的东西可能已经过时了,我只能不停地更新,不停地跟别人聊天,知道现在外面用什么材料,我才可以有下一步的启发。所以,更重要的不是学校教了我什么东西,设计师最重要的还是知道面对问题的处理方法,怎么思考这些问题,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怎么去沟通。

  笔者:那在内地做项目跟在香港做项目会有什么不一样?

  冯国安:两边的背景还是有点差别。香港在项目推进的流程会比较清楚,要符合很多法规,在内地可能很多是不按正常的流程来走的。但从建筑师的角度来说,国内的业主开放度会比较大,香港相对来说会很保守,因为香港盖房子投入会特别大,你盖一个房子可能要投入好几个亿,他不敢冒险。国内可能会冒险,找一个很年轻的设计师来做不一样的东西。我觉得一个好的业主,肯定是决定一个项目结果的,业主会最终会左右建筑师的决定。所以我也会寻找我的业主,表面上看可能是你在找我做事情,但是最后也是我在选择你。如果业主是很糟糕的瞎搞的人,我也不想做,没意思。我愿意接下来做,肯定是觉得这个项目有趣或者有发挥的地方,可能并不是在商业上面有多大的回报。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