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LED照明设计中焦点光、环境光与装饰光的区别

2016-02-03 14:26
姚看江湖
关注

   光其实是一个比例,一个光时的比例。一个黑暗的范围,一支蜡烛便是太阳。

  灯火通明的夜晚,黑夜如昼

  苗栗县政府因财政吃紧,一年花费约六十万元灯亮10座景观桥的政策,引起社群网站上的一阵讨论,有人说留着好,那是苗栗的地标、是指引县民回家的灯火。有人说不留好,预算吃紧不应该这样花费公币。

  立场双方各持己见,却始终没一个定论,但单就点灯与造景的关系,不禁令人想起了更早之前,一则以灯光设计师立场,来分析淡水河是否需要光雕做出的评论。

  看着这些为了点灯而起的论辩,不禁令人好奇,人工照明是否真过了头?是否真如科普著作《夜的尽头》里,波嘉德(Paul Bogard)教授所说的一般:

  “人工照明有其美感,但踰越的城市照明将伤害自然夜空,当天空变得愈来愈亮,表示天空被污染了。”

  每一个明亮如昼的夜晚,真的是爱迪生当年所期望的未来吗?梵谷(大陆翻译为梵高)所说的那个生动、多彩多姿的夜晚是否不复存在?

  对荷兰的灯光设计师Rogier van der Heide来说,可不是这么回事,站在阿姆斯特丹(Amsterdam)的剧场里,他说:

“所有的光明都是需要黑暗的。”

  我们需要黑暗正如我们需要光

  从罗马万神殿到符合标准照明的办公室,Heide简单明快的说出一件事:

  “光亮的美好感受来自于相对应的黑暗,只有在黑暗的氛围中,你才有机会认识光线的美丽。”

  充足的光线或许会合乎照明的规定与要求,但充足的光线不会让我们明白结构与光线的美,而且标准照明并非人类在使用建筑物时的必要条件,象是提供绿能咨询的白组织(WhiteGroup)那间知名办公室。

  藉由一面完全透明的巨大玻璃提供光源,整间办公室里并没有任何的照明设备,你可以自己找一个地方工作,不管是光线直射的的位置还是光源外的暗角。而事实上,眼睛比你想象的更能在不同的光线亮度里工作,不完全符合标准照明的室内空间,或许可以是种选择,且有可能因着太阳光线的变化,为我们提供更生活里的小乐趣。

  于是,透过理查凯利Richard Kelly(1910–1977),Heide提出了三种思考光的方式。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