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合作方陷入异常 天龙光电亿元合同或财货两空

2016-04-15 15:03
路过的码农
关注

  上亿元的大合同对不少上市公司都是一个丰厚的红包,不过对天龙光电来讲,这份“大礼”却成了十足的负担。由于合作方那拉提新能源停产,公司面临合同货款和货物无法收回的尴尬。天龙光电昨日公告称,2013年公司与那拉提新能源签订了1.33亿元的大合同。不过因为后来那拉提新能源非正常经营的现状,公司无法追回该公司拖欠的货款、拿回售出设备。其中存货损失账面金额为7823万元,预计存货损失金额达到5560.8万元。

  存货损失5560.8万元

  根据天龙光电最新公告内容,鉴于那拉提新能源非正常经营的现状,公司无法追回该公司拖欠的货款、拿回售出设备,同时上述发出商品所有权已无法控制,公司决定对那拉提新能源发出商品作全部损失处理。根据天龙光电估算,对那拉提新能源的存货损失账面金额为7823万元,截至2014年12月31日已计提跌价准备金额为2262.6万元,本次预计存货损失金额为5560.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分存货损失的计提减值也影响到了公司去年全年业绩。根据天龙光电的2015年业绩快报,公司营业利润-3.4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加亏损1970.36%;利润总额为-3.28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8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4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131.24%。公司利润大滑坡的主要原因则是期末按照谨慎性原则,对固定资产计提了减值准备,对存货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对难以收回的应收款项计提了坏账准备。

  “那拉提新能源的坏账计提基本占到2015年全年利润比重的1/6。”天龙光电一知情人士于昨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不过那拉提新能源的坏账计提对2015年的业绩快报并没有影响。实际上,这几年天龙光电已经对坏账、固定资产减值等做了计提,这将有利于公司在2016年改善经营业绩。

  合同方目前已停产

  天龙光电与那拉提新能源的纠纷要追溯至2013年。当年,天龙光电与那拉提新能源签署了两份《设备采购及供应协议》,对该公司销售180台单晶炉,总计金额为1.33亿元。后来,天龙光电应那拉提新能源要求再次发出50台单晶炉。由于公司交付了设备但配电柜和控制柜未发货,故未签订书面合同。而截至2014年1月6日,公司共收到那拉提新能源2400万元货款,并取得了设备验收合格单。

  按理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既然天龙光电向那拉提新能源发出了货品,那么后者也应该向前者支付交易的款项。不过伴随那拉提新能源的经营不善,这份高达1.33亿元的合同就此陷入“烂尾”的局面。2014年度,那拉提新能源后续并未追加支付相应货款。更为糟糕的是,那拉提新能源在当年下半年实际已处于停产状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那拉提新能源还以“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新疆新源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而目前因债务问题,当地政府已对那拉提新能源进行托管,保管了该公司营业执照、公章及其它印鉴以及天龙光电的全部设备。在天龙光电看来,向那拉提新能源发出的全部设备未收到合同货款,未能完成实际交接,230台单晶炉资产仍然属于该公司。尽管公司多次与当地政府联系沟通,提出收回公司设备资产主张,但一直未获得新源县县政府同意。“那拉提新能源和当地政府也有纠纷,当地政府作为托管方,相当于”冻结“了那拉提新能源的厂房、资产等。这就在我们和那拉提新能源之间加上了当地政府,从二者变成了三者关系。我们也多次和政府沟通,但都没有获得准允的答复。”该知情人士如是说。

  不过接下来,天龙光电还将继续向那拉提新能源公司、新源县政府提出收回设备主张,“下一步可能会走上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该知情人士表示。

  全数追回货款有难度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这样过亿元的交易,为何天龙光电却陷入款项难以收回的窘境?这其实也和当时双方约定合同的付款条件过于宽松有关。当时双方约定,货到之后采购方向供货方支付合同总金额的10%,验收完成后支付合同总金额的10%,余下80%的款项在安装调试完毕并验收后180天内付清。这直接导致那拉提新能源可以用较低的货款支付额来获取天龙光电的设备商品。

  那么时至今日,天龙光电还能拿回自己的设备吗?“如果双方合同之前约定了标准,是以”货到钱到“作为交付依据,那么这批货物设备的所有权就该归于买方。但如果没有这一约定,那么事情就很难办了。”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没有上述约定,那么就将以货物签收作为财货所有权的转移。这也就意味着,那拉提新能源在签收货物时,天龙光电依据合同出售设备的所有权将转移给买方公司,“这样要回实物的可能性很小,不过也存在收回现金的可能。如果那拉提新能源走上破产清算的程序,那么天龙光电的售出商品将变为债权问题,以现金方式进行清算。不过一般这类实物资产都会打上折扣,债权方可能只能拿到比较少的款项。”

  值得注意的是,除开那拉提新能源外,天龙光电此前还与博森光能签订了9500万元的采购合同。根据深交所互动平台显示,博森光能的出资方之一是中科太阳能的董事长张勇,而他正是那拉提新能源的法人代表。那么这笔合同会受到那拉提新能源欠款的影响吗?对此,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和博森光能的合同还是正常履行,付款也很正常。”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