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为工厂迁离深圳/飞利浦深圳工厂关闭引发的思考

2016-06-03 16:25
退思
关注

  人们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网络上的传言总是追求耸人听闻的效果。飞利浦关掉2008年并购的一家深圳的代工厂而已,经过一番字斟句酌审慎考究的媒体加工,居然变成了“飞利浦发布公告:从5月31号起解散公司,正式停止运营,不再进行任何生产”。

  拜托了,飞利浦至今还是照明行业的第一大品牌,也是全球最大的照明设备制造商,仅仅2015年照明设备业务的营收还高达75亿欧元,运营利润3.31亿欧元,毫无疑问的雄踞行业第一。

  而就在不久前的5月27日,飞利浦还刚刚分拆出来的飞利浦照明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上市,截止6月2日,市值高达33.15亿,还是欧元。

(点击可看大图)

  5月上市,6月就关门,我A的新三板都不敢这么任性好吧。刷新新三板跑路界记录的新一哥哥仑步也是挂牌了半年才跑路的。

  只不过,飞利浦这种大品牌的一举一动都容易引起外界的过度解读,无独有偶,前不久传的沸沸扬扬的华为出走东莞,再结合飞利浦的关厂,让深圳又一次似乎陷入了2003年“深圳你被谁抛弃”悲情氛围中,深圳不搞制造业就吃枣药丸的舆论甚嚣尘上。

  好在2003年的时候深圳市并不为所动,没有乱吃药丸,深圳完成了一次华丽的产业升级,摆脱对三来一补产业和税收优惠的依赖。深圳的自发形成的民营科技企业集群和强大模仿创新能力支撑了这个城市10年的黄金发展期。

  而飞利浦关掉深圳的照明工厂,也不过是深圳面临下一轮升级趋势中的小小浪花而已。以中国的广袤版图,能称得上是照明产业有集群优势的其实顶多只有中山和厦门两个地方,再扩展一些也就江西和重庆有望利用成本优势建立新的照明产业集群。原本深圳就不是一个适合发展照明产业的地方。

  之所以深圳会有有一些照明企业,一方面是类似飞利浦这家深圳工厂一样,属于三来一补时代的遗留产物。另一类就是照明产业向LED照明转换的时期,深圳企业利用在LED和电子产业的优势,阶段性的取得一些发展LED照明的机会。然而随着LED技术优势在产业成熟过程中被抹平,品牌和成本重新回归到照明产业竞争的核心。

  依照这样的趋势,深圳的照明企业失去竞争力也是大势所趋,所以近一两年从深圳起家的照明企业也在适应潮流不断外迁,连带的LED供应链也在外迁。远的不说,最近的万润科技就是先搬到东莞松山湖和华为做了邻居,现在一不做二不休,下一步直接把生产基地建到重庆了。而瑞丰,天电等一大票封装厂也要么把生产基地搬到福建,要么搬到江西去了。

  市场经济下,企业和人力资源都可以自由流动,企业有足够的智慧去找到最适合自己发展的土壤,人力资源也会选择自己最希望从事的职业。最愚蠢的应该莫过于设计一些没有长效的奖励措施来引诱,驱使企业和个人做出违背市场原则的错误决策,还美其名曰“产业政策”。

  媒体更不要去引用一些模棱两可的经济学家杜撰出来的术语吓唬人们,而应该去关心真相。

  我们要担心的恰好不是产业空心化。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制造业国家,制造业产值接近美日总和。需要担心产业空心化的是日韩台这样的经济体,他们产业定位上与中国高度重合,在发展制造业上又面临本土市场狭小,资源匮乏,能源昂贵,劳动人口减少的要素禀赋约束。我们更应该担心的是,政府的手伸得太长,制定了不合时宜的“产业政策”。

  一个后发经济体或许需要政府的动员能力集中资源营造一些增长极,带动区域经济形成产业集聚从而形塑出一定的区域经济的竞争力。然而过多的政府干预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扭曲资源的真实成本,形成资源的错配。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