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OFweek视界:LED行业每日(7.17)焦点汇总

  一位生产线线长(俗称“Line长”)称,他去年6、7月份每月收入都在2500元以上,现在只有1300~1400元。“年轻一点的(工人)都走了。有小孩的,现在连小孩都养不起,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如一个人。我们做管理的,还没深圳那边一个员工工资高。”

  这位年轻的Line长说,自己负责结构性灯具生产,管三四十人。“吴总在时,规划新车间,设备都订好,人也招得差不多,准备搞LED(发光二极管)。他们(指施耐德)一来,说不搞LED新品。反正他们对照明、对灯具不懂。”

  “吴总辞职后,订单慢慢少了,上个月底很明显。”他还称,停工是自发的。“上周五停工前,员工已把问题反映到上一层。”

  门口的保安透露,去年雷士惠州工厂接送员工的大巴有13~14辆,现只有6~7辆。

  一位雷士惠州工厂的中层管理人员透露,这里原先接近3000人,现在流失了近1000人。之前光一个装备车间就1500多人,现在只剩下800多人。短短一两个月,因为没有加班机会,工人只能拿最低1000多元的工资,许多已另找工作。

  施耐德“不作为”?

  5月25日施耐德入主后,工厂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订单减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上述中层说,今年6月雷士负增长,收入下降60%,去年产值4亿多元,今年只有1亿多元。

  “他们完全没有作为,否定了原来的经营模式,又不给我们新的方向。”这位人士抱怨说,“我们找新CEO张开鹏等高管请示,他们说这是经济危机。但为什么2008年金融危机雷士还增长呢?”

  另一位中层透露,雷士的产品一直以来既走经销商渠道,又做大项目。在5月25日高层更换的说明会上,施耐德表示雷士不应该做大项目。今年准备开的LED新车间,也不同意开。

  “我们有问题也找不到人直接沟通。”他说,5月25日说明会之后,张开鹏只来过雷士惠州工厂一次,海外业务总经理李新宇也来过一次。“李新宇上任时说过,一个月一半时间以上呆在工厂,实际只在工厂呆过一天。”

  更重要的是,现在管理层也有危机感。“吴总不回来,我们在这里也没有意思。”这位中层透露,施耐德首先要更换原有的管理层,甚至直接点名管工厂的高层名字,而且,还派一些咨询公司的人,在员工中间东问西问,使管理人员担心职位不保。

  这位中层说:“在市场上,施耐德的产品进入我们的网络销售,他们的业务员向雷士经销商说,你们要大量进施耐德的产品,雷士马上被我们掌管控制,不进以后就别想再做雷士的产品。经销商没有信心,订单减少。”

  过去,雷士对经销商一直有授信。这位中层透露:“施耐德入主后,减少了对经销商的授信。”经销商担心即使拉回了订单,也不知道公司日后会有什么变化,因此都不敢拉订单。(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4、佛山照明风波续:新能源布局同属违规?

  证监会一纸整改书,让佛山照明董事长钟信才亲属依附于上市公司的庞大照明网络曝光。近日调查发现,除照明业务外,从该公司2009年宣称进入锂电池领域的第一天起,钟信才及其亲属几乎与此同时还编织了一张新能源网络,在佛山照明宣称布局新能源的每一次重大投资中均扮演重要角色。

  有律师表示,上市公司的行为一方面在刻意隐瞒关联关系;另一方面涉嫌同业竞争,给利益输送提供了便利。据了解,佛山照明目前在新能源领域的投资已经超过5亿元,但该业务板块仍未给上市公司贡献业绩。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